代表征途第六十一章又孵出一个

2020年09月17日 • 中药方剂 • 阅读 0

征途 第六十一章 又孵出一个与何党派组阁新政府作为穿越者,天佑当然对术法很有兴趣,不然当初就不会缠着夕颜非学艺了。可惜夕颜不教他,他的

征途 第六十一章 又孵出一个

与何党派组阁新政府

作为穿越者,天佑当然对术法很有兴趣,不然当初就不会缠着夕颜非学艺了。可惜夕颜不教他,他的身份也接触不到这些。现在终于有机会接触到神秘的修炼体系,自然是会有些期待。

嬴颖动作很快,话音方落天佑就感觉到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强烈波动瞬间由眉心处灌入体内,眨眼之间便流通四肢百脉,感觉整个人都有种要飞起来的感觉,全身的毛发不受控制的根根立起,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体内冲出来一样。

这种盈满的感觉让天佑爽到不行,但这状态仅仅维持了一瞬便突然消失,因为他的胸口位置毫无征兆的打开了一处缺口,那充满全身的神秘波动竟然好像大坝溃堤一般全部顺着胸口那处缺口汹涌而出。

天佑的注意力一直跟随着体内的强劲波动,然而此时他却惊讶的发现,那冲出胸口的波动并没有离开,而是全部汇入了藏在他胸口布袋中沉睡的小不点体内。

这小东西就像个黑洞一般,似乎永远也灌不满,被嬴颖逼入天佑体内的强大波动在天佑的体内绕了一圈就全部被她吸收,天佑仅仅充当了一条通道的作用。

“怎么可能?”嬴颖很快便松开了灵石,她目瞪口呆的望着天佑手中的金碗,里面毫无任何变化。

这碗里是不可能有变化。所有灵气都被小不点吸收了,哪有多余的灵气溢出?这要是有变化才怪呢。

天佑也知道出了问题,但他没说小不点的事情,而是问嬴颖:“怎么了?”

嬴颖也是有些不明所以,想了一下才道:“可能这块灵石里的灵气所剩不多了。你等下,我再换一块。”嬴颖说着又摸了一块灵石出来,但这次的明显和之前的那块不一样,这块灵石比之前那块要大了一圈,而且颜色更深,一看就是高级货。“这次保证没问题。”

重新准备好的嬴颖没有丝毫迟疑,再次催动灵石中的灵气疯狂灌入天佑体内,天佑立刻就再次感受到了之前那种全身充满力量的舒爽感,但和上次一样,盈满的神秘波动再次开始从胸口狂泻而出,体内的能量瞬间就少了一大半。

天佑本以为这种现象会一直持续下去,但奇怪的是胸口的缺口仅仅打开了一瞬便和出现时一样毫无征兆的消失了。随着缺口的消失,天佑体内瞬间便再次盈满了神秘波动,然后天佑清晰的感觉到,两股波动顺着他的双臂开始向手中的金碗流去。

就像嬴颖说的一样,碗中很快出现了变化,但和她说的不一样的是,土、金、木三种属性几乎是不分先后的同时出现的,根本分不出哪个才是第一属性,而直到十几息之后,嬴颖终止了灵气灌输,水、火两项属性依然没有丝毫动静。

“你这……不应该啊!”结束灵气灌输之后嬴颖就直皱眉头。

天佑看嬴颖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属性不理想,但他却并不怎么担心,原因就在于他知道自己的属性为什么不理想。

开始测试之前嬴颖已经说了评判标准。

天佑的灵气溢出时间是很长,但他第一次充满灵气之后被小东西持续吸收了一段时间。嬴颖看到的时间有明显延迟,绝不代表天佑本身的资质。

之后的现象明显程度也是一样的情况。注入的灵气被小东西吸收了一多半,剩下的部分当然会很少,引起的现象自然就微弱,嬴颖不满意也实属正常。

“有什么问题吗?”虽然明知道原因,但天佑并不打算说出小东西的存在。他倒不是防着嬴颖,只是本着财不露白的想法不打算说出去而已。修炼者豢养妖物为自己作战是很平常的事情,因此妖物资源非常抢手,尤其是这种一看就知道是幼生期的高等妖物,一旦现世,没有足够的实力很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天佑随口问了一句装装样子,嬴颖却是认真的回答道:“灵气流动速度一般。”

“啊?一般?”原本不怎么在意的天佑听到这话反而相当惊讶。他原本以为自己应该慢了很多才对,没想到嬴颖居然说一般。那要是刚刚没有小东西的吸收,他的速度岂不逆天?

嬴颖以为天佑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还又肯定了一遍。“是的,看灵气出现的时间,你也就是平均水准,按我紫霄宫的考核标准是不合格的。而且,土、金、木三种灵气的注入量也不够突出,只能说是勉强达到了我紫霄宫收徒的最低标准。”

天佑这下更不淡定了。“我靠,被小东西吸了那么多,居然还能及格?我这是什么水平啊?”当然,天佑心里惊讶,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一副不转增后总股本变为28312万股能接受现实的样子。

嬴颖虽然想安慰几句,却不知道要怎么说,想了想还是继续道:“你的资质是普通了些,但也算正常,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何水、火两种属性一丝也没出现。”

“这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嬴颖道:“每个人都有属性偏向,契合自身属性的灵气在灵脉中流动的速度就会更快一些,但即便是再不契合的属性,也依然会通过灵脉流出去才对,速度慢归慢,不应该消失不见啊!你体内最后可是一丝水、火灵气都没出现啊!”

“或许我和这两种属性契合度特别低,灵气完全无法流通呢。”

“也有这种可能。但还是挺奇怪的。”

天佑正想继续说点什么,腰间挂着的那个布袋却是突然一动,旁边坐着的嬴颖也发现了动静,疑惑的问他:“你还抓了什么东西啊?”

“没有啊!这是早上剩下的最后一颗蛋。”天佑不想告诉别人自己和翼鸟的事情,之前就和白冰雨表达过希望帮忙保密的愿望,白冰雨也接受了,所以天佑没打算告诉嬴颖这枚蛋是银翼鸟送给他的,只当是和其他的蛋一样是他偷来的。

天佑一边解释一边就将布袋里的蛋倒了出来,结果这一看却吓了他一跳。银翼鸟送他的那枚翼鸟蛋竟然裂开了一道裂缝。

天佑正看着手中的蛋发呆,裂缝边缘却是突然咔嚓一声裂开了一大块,一只小巧的脑袋,睁着大大的眼睛,猛然从蛋壳中探了出来。

“你妹啊!竟然又孵出来一了!”



宝宝不消化肚子疼吃什么药
儿童拉肚子挂什么科
伟哥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