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术士第49章这个小姑娘不错搭配

2020年05月21日 • 中药养生 • 阅读 0

鬼眼术士 第49章 这个小姑娘不错。他也清楚这袋钱的来路一定不明了,这么的独自夜行,要是遇上了人一定惹人起疑,势又不能呆在路边过夜,只

鬼眼术士 第49章 这个小姑娘不错。

他也清楚这袋钱的来路一定不明了,这么的独自夜行,要是遇上了人一定惹人起疑,势又不能呆在路边过夜,只得慢慢的走去。

一个多小时后,这才来到了市郊周边,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旅店,当即就投宿到里面去休息。

在客房里把钱拿出一数,竟有二百来万之多,暗暗吃惊,那几人分明是来路不明的人,这些钱想来一定也是见不得光的了,他可不敢把钱拿去银行里存了起来,那还不惹人怀疑了,到时就说不清楚了,这到也罢,别惹下官司就好。

他暗道:现在我都有这么多钱了,要不要回华泰集团去上班的呢?就算是不工作,拿着这么多的钱也是够我生活的了。

就在这时,他的响了,拿起一看,这号码极是陌生,以往他的熟人原本就少,除了几位同学之外,知道他号的不多,一时到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接通这通?

同时称赞对方思想成熟:“他一直以来都很尊重我的演艺工作

直到忙音了他也没接这能,却把关机了,然后把装钱的袋子塞到床底下,然后去洗了个澡,美美地躺在床上,又想:先在这呆上几天,好好的考虑一下,然后再作决定了。

他也是有心计的人,拿着这么一袋子的巨款,要是被人发现了的话那就讲不清楚了,那帮劫匪也不知到底干了什么大案子,势必惊动了不少人,自己须得在这住上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回去,反正现在自己算是有钱人了,工不工作什么的慢慢再考虑。

这吃饱了就睡,要么就是用下载小说来看一看,上次上载那部还没看完呢,正好借着这时间来看完。

………………

砰!

一只茶壶重重地掷在地上,砸了个粉碎,碎片四下碟散,茶水也是洒了一地。

“浑账!居然被人欺到头上来了,你们是吃屎的了,搞清楚是谁作的没?”一名三十上下的男子冲着站在他前面的一干人大骂了起来,怒气愤愤。

那一干十来人大气都不敢出,连看他脸色都不敢,不觉都低下了头来。

其中一名六旬的老者战战兢兢地说道:“齐哥!就看这些人的手法来讲,极有可能是云省六小龙。”

那齐哥猛地转过头来,眼中尽是芒光,浑身自然而然露出一种威压,迫得整个大堂都是严森之气,如果不是他问话,谁都不敢轻易出口说话。

“云省六小龙。”说这话时,齐哥眼中寒光一闪,不住地冷笑着。

“是的!在云省内,既便是道上各帮派,又有谁敢来动青龙帮了,也只有云省六小龙才这么大的胆子。”

齐哥又冷笑了两声,一脚就踢翻了身边一张花梨太师椅,这张太师椅价格不菲,木质又硬,那知被他一脚就踢散了架,可见他脚下的道力是多大了。

大堂里的十来人也是被这声巨响吓得不住抽气,却又不敢乱动,垂首语。

“传令下去,力追捕六小龙,活的抓不到,死的也成。”齐哥霸气十足地说道,青龙帮在云省而言,乃至国都是他们的势力,帮众上万,在道上只要提起了青龙帮,那是谈帮色变,从来没有人敢去得罪了青龙帮,却不曾想昨天居然有人敢动了青龙帮,还从他们手里抢走了二百多万,这钱虽是不多,这面子可是丢得大了,所以非得力追捕截杀。

以青龙帮的势力,放眼整个云省内的任何一家道上帮派,根本就没那可抵挡的能力,别说是从他们手中抢到了钱,这也太笑话了。

帮主齐云飞怒极,大声斥骂一干手下,一面传下了黑道令,面截杀云省六小龙。

………………

凌痕所投宿的是家小型的私人住房用了出租作客房,楼下一二层作来作餐饮,由于处落在郊区,客源不多,就是附近的人一般都到这来吃个早餐什么的。

他吃罢了早餐,然后找到了店老板交了一个星期的房租,道:“老板,我要在这住上一个星期,这房租就先交给你了。”以往租房后如果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一般情况下店里服务员是不会到房里打扫或是翻动客人的东西,他那一袋钱可不能叫人给看到了,想在这避过了风头再回去。

至于回去后,要不要再去工作,这回去了再说。

地处市郊的店面生意原本就不怎样,能有个人住上这么多天,正是求之不得的事,当然是很高兴了,至于凌痕为什么要住上这么多天,干些什么也须去打探。

缴了房租,就下来餐厅里坐着,反正他也是没事可作,看着进进出出的人,聊之际见得店里有一位年若六旬的老者,坐在餐桌上放着一盘象棋,正一个人低着头来独自下着。

当即就上前去坐了下来,那老者把但多学习头看了他一眼后就低下头,却不理会他,仍自下他的棋,过得一会,见凌痕也是一声不响地看着,他又抬头问道:“小伙子!有兴趣来一盘?”

继续推动并参与国际合作。“咱棋臭得很,你老若不介意,那就玩上一玩。”他所谓的棋臭,则是向对方说明自己棋艺不怎地之意,只是看着你一人下着趣,这才凑上一份热闹。

“没关系,不就下着玩玩而了。”那老头也没必意,一笑就把棋重摆好位置,道:“小伙子!你先来。”

凌痕也不客气,虽说他的棋艺一点都不精堪,方才一看那老头下得也不怎地,再说了,这不就是下着玩的,这输输赢赢那也不用放在心上。

这下棋不论棋艺如何,主要的还是棋品,讲究落棋悔,这输就输了,赢也就赢了,高截止周三兴一下就成。

当下俩人就在这店里厮杀了起来,几盘过后,俩人皆是有输有赢,不分上下,那老者也很是高兴。

他人上了年纪,这休着就到市郊这家店里度假,就图一个清静,在城市里繁华热闹,人也烦得很,下棋只是为了让自己心静而以,他一门心思放在棋上,于外界的一切皆不理会。

不过说来一人下棋终究是趣得很,有凌痕与他这么一番厮杀,况且俩人棋艺不相上下,而且俩人的棋品都好,这输就输,赢就赢,高兴就笑了一笑。

过不多久,店里又来了几位年老人,他们都是这位老者的棋友,这老人在这也住下些儿-日子了,每-日-里就下下棋,老年人这不闲着没事,都凑在一块下棋打发时间了。

只是他们的棋艺都不怎地,一直都不是这老头的对手,这时一直凌痕与那老头厮杀得十分激烈,都是大声叫好,难得有个与那老头的棋艺棋鼓相当,也正是他们高兴看到的事,他们作不到的事,有人替他们作了,好不过。

店老板为了让小店显得有些人气,还泡上茶来让他们一边喝茶,一边厮杀着,店里没生意的时候他也凑了上来。

到了中午的时候,许多人都先后回去吃饭了,只有凌痕与那老头在店里,一问之下他才知道这老头也住在店里,当下就暂时停了下来,让老板炒上几个菜,与那老头吃着,一边聊天。

那老头有些诧道:“小伙子,似你这个年纪,不出去工作怎躲到这来了?”对此表示不解。

“工作压力太大了,我出来透一透气,把自己的思路放放,过几天再回去。”凌痕撒了个谎,一则是因为那一袋钱,二则渐渐地他对苦海的那些功法也是有兴趣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安下心来修炼,故此不打算太就回去了。

“年青人,工作有压力是好事,现在的工作不好找是个事实,能不能胜任又是一回事,人嘛总是要顶着压力去讨生活,这样才活得有滋有味。”

凌痕听他说得有理,点头说道:“你老这话实在,我记下了,过几天就回去,再把精力投入进去。”

说话间,门外走进了一位二十三四岁的女子,她长得到蛮是漂亮,人显得有些清瘦,背着一只包包,进来了冲着店老板道:“爸!我回来了。”

凌痕听得她声音极是清脆,不觉抬起头来看了一眼。

店老板一见喜道:“阿珍,你回来了,去洗个手然后吃饭。”

那叫阿珍的女子应了一声,这才转过身来冲着与凌痕下棋的那老头道:“陈伯,这才吃上!”她看了凌痕一眼,诧道:“你儿子……”

陈伯呵呵一笑,道:“不是。”接着道:“洗手吃饭吧。”

阿珍嗯了一声,转身上卫生间去了。

陈伯对凌痕道:“这是店老板的女儿阿珍,这小姑娘心地到是不错,我到这来住上了,时时得她知寒问暧,很是顾照。”

凌痕哦了一声,道:“现在能对老头上心的人不多了。”

陈伯道:“你误会了,我只是到这来住上的住户,与她家人并不认识,一位对能不认识的人上心,那就不容易了。”

“原来是这样呀,我还当陈伯与她是认识的。原来……”凌痕的父母早年就过世了,上大学大前都是与爷爷一起生活,原本他是有俩位叔叔和一位姑姑,然而大家都认为他是累赘,甚是排斥,根本就不愿意承担他的生活什么的,他的一切生活都是爷爷那点少得可怜的工资来支撑着,自从上了大学后,二叔就接爷爷到家里来生活,每回他一到二叔家里,二婶没少给他脸色看,所以他极少回家,回去了也只是看看爷爷后就出来了,这也正是他毕业后不敢回家的原因。

2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南京邦德医院预约挂号
脑梗病严重吗
小儿厌食症
附睾炎
吐鲁番白癜病医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