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里终于有水了拳

2020年05月07日 • 中药大全 • 阅读 1

河里终究有水了!我还是喜欢乡下的。骨子里,我是农民的儿子,小时候在河边儿玩大的。那时候,背着老师在河里摸过鱼;放学后在河边给猪割过青草。

河里终究有水了!

我还是喜欢乡下的。骨子里,我是农民的儿子,小时候在河边儿玩大的。那时候,背着老师在河里摸过鱼;放学后在河边给猪割过青草。当时,村里好多人家为了补助家用,在院子角落里会圈上一块地儿,喂一头两头猪的,也只能补助家用。并不是规模化的一个猪场,也不需要用玉米配饲料,我们放学后,大人们下工的路上,割几把草胡喂着,猪也长大了。割草不累,是很有趣的。由于有了“正经事”,可以不受大人的约束在地里疯:在河边玩胶泥,在沟里逮禾鼠……

每年暑假里,早早起来,带着孩子在坝上走一走。看着河水流着,聊一聊童年往事;没了河水,和孩子玩一玩河底泥沙,也是蛮有趣味的。

玩泥沙的趣味常常会被河里死水的臭味赶跑,要距死水潭远远地才好。庄稼人是喜欢这死水潭的。河水断流时,死水潭愈发显得珍贵,庄稼人全凭这死水潭的水长庄稼的。

断流这几日,河边因为浇水的就吵了好几架。应该你先浇地还是应当他先浇地,说不清楚的。

这天,河里终于有水了。河水哗哗的流起来了。河坝上,没有了死水潭的臭味,草,似乎也更显得绿油油了,明娃哥的几十头羊在坝上跑着——

明娃哥说:干啥都不能小打小闹,每家分上一亩半亩地,浇地都麻烦的不行,你腾出时间了,前面还有几家没有浇挨不上你;该你浇了,没有电了间或河滩没有水了……

“半夜时分在地里等浇地,多凉快,再烤上几瓜子玉米,喝上一瓶啤酒。不很有意思的?”我笑说。“老等在地里,那给你钱呀。敢不耽搁功夫?”

“也是!”我笑笑:庄稼人也改变了功夫不算钱的观念,也知道了范围养殖。放眼一大片的滩地,这一块种着玉米,那一块种着大葱,还有不愿意种地的直接种上几行树了——平时不要管,长大一卖就是钱。农机具作业一定不是很方便的。

坝下亮子叔吆喝:来,拿几瓜子玉米回家煮着吃。

亮子叔在坝外嫩滩子上分了一块地。七十多的人了,勤快,只有几分地,侍弄的有板有眼:种了几节地的大葱,几节地的早玉米。

“他人是草里面找葱,草长得老高,不好好管,葱找不见,在咱这地里,找找,看有一颗草么。”很是自豪的。听说,亮子叔这几分地的玉米比别人家几亩地的收入都大,他是每天掰一些煮熟了到城里卖的……

拿了亮子叔三瓜子玉米回家煮,娃说:没有亮子叔卖的熟玉米好吃!

河水在涨大。

只一夜,河水摇摇晃晃的就要溢出老岸了。玉娃孩子在岸上玩,玉娃过来打了个招呼——

“玉米要淹了,你说保险公司能赔多少钱呀?”

“也赔不了多少,但至少能把种子、化肥、浇地的开支弥补一下吧。”

“听说亮子叔格外小气鬼,昨天还给了你几瓜子玉米吧?就会巴结干事的。”

“他是见我没有地吧,巴结舍呢,咱能给人家办了舍事呢?”人说老婆呀头发长见识短,其实留着光头的玉娃见识也长不到那里去,死懒痞子怕动弹,还爱东家短西家长的说闲话。

“人家是知道河水要淹了,玉米不保了,送你总比淹了强。”

“你嫩滩子上几亩地,入保险了么?”我岔开话题,不愿意和他说话了想走。

“没入,都是干部呀的事情。不见头几天干部呀挨家挨户的跑着动员你交钱入保险么。那心劲,谁知道使了多少回扣?”

“哪有回扣呢,钱都在你自己卡上打着。”

“你说,现在还能入么?”

“一定不行了。眼看着淹了,保险公司又不瓷松。”

“找保险公司头儿应该差不多吧,这世道都是头儿呀的事情。”

“那你去试一试。”无奈,也无话可说。恰好亮子叔吆喝人拔葱,说是谁拔下的归谁,“去拔葱吧?”我借故不想和他说了。

“团人哩,谁拔下归谁,亮子叔吝啬是着名的。咱不去。”

亮子叔人善,赚钱不容易,家寒,把自家的东西看的比较珍贵一些,我没有认为亮子叔吝啬。亮子叔为人处事还是蛮可以的。

人多,葱很快的拔完转到了坝上,没有人拿亮子叔一苗葱。

河水就要涨出了老岸,还在继续涨。

南滩大坝外因为河床南移嫩滩子地块大了许多,前几年村里牵头大伙合伙筑了一个半圆形的小坝,称作“椅子圈”。“椅子圈”里有百余亩地。一般的涨水小坝是可以挡住的。这次,明显的困难了。但是,镇上的村里的领导们,都不想放弃。

“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就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镇领导这样说。

村里大小队干部都去了。退了休的老干部平宽叔也在。“椅子圈”里没有亮子叔的地,亮子叔从家里拿上一把铣也在,七十多的人了,不显得老,还从家里拿了一捆用过的化肥袋子。

玉娃没来。

“又没有咱的地,溜1天工小工子都一百二哩,在这块干了谁出钱?”玉娃这样说。

玉娃孩子在坝上拿着玩小视频。坝上看热闹的人很多,中国不少看客的。

没见明娃哥来,倒是明娃哥他老婆来了,大大咧咧的:“明娃说都该出一份力,但羊要管,张口子货,顿顿要吃,没法。早早起来宰了1头羊,熬了一锅羊汤,大家每人一碗,把明娃的那一份活捎着干了。”

明娃哥他老婆是推着一个保温桶来的。

河水漫过老岸。

熬了1夜,大伙终于把河水挡在了“椅子圈”外面。

太阳出来的时候,大伙在河坝上又喝上了明娃哥的羊汤。

漫过老岸的河水不在张狂了,虽然水面比大坝里面的庄稼地已高出了很多。

大坝稳稳地护着庄稼,护着国道……退了休的老干部平宽叔站在大坝上,喝着羊汤说:前几年修这条大坝,不是有人还说不知道那年那月才能有这么大的水么?修了河坝咱这辈子能用的上么?大伙,就算咱这辈子用不上,为了子孙后代也要把大坝修睦,保护好。凡事要走一步,想两步,看三步,看远一点,看大一点。明年,最好在坝上再把树栽上,争取把坝保护好,留给子孙后代。明娃很有眼光,把羊养成了规模,还不忘记大伙……

坝外面,庄稼早已不见,只剩下树梢在水里摇摇晃晃。

坝里面,仿佛要给庄稼人一点安慰,眼见得庄稼更是努力的长,坝上面,我看到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共 22 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大坝的河水在涨,看到干枯的河里终于有了水,几户庄稼人心里高兴,有了水,庄稼人不用为浇地发愁了,在一起憧憬着丰收后的快乐;可河水一直在疯长,眼看要溢出老岸了,也难免有了担忧,万一河水淹了庄稼怎么办?退了休的老干部平宽叔带领做防洪准备,大家都投入防洪保庄稼的战斗中,即使来不了的明娃也让老婆送来了汤水,不过,也有人当看客的,比如精打细算的玉娃……在大家的努力下,终究把河水挡在了“椅子圈”外面,平宽叔的一番话更是让大家心服口服。小说通过农民抗洪保庄稼的场景描述,塑造了平宽叔,亮子叔等农民的高大形象,也描述出各种人的不同思想境地,小说平淡中有内涵,简介中有深情,故事贴近农村生活,朴实生动,很容易引发共鸣!欣赏,问候作者!【:刘柳琴】

1楼文友: 17:0 :15 问候作者,写作快乐,秋日快乐!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1楼文友: 16:24:40 问候是一缕暖风,秋日如春

2楼文友: 17:05:4 不错的微小说,点个赞吧!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爱好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2楼文友: 16:25:25 点赞给于的力量是巨大的。谢谢

楼文友: 17:06:11 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现您的风采!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爱好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 楼文友: 16:27:15 江水山川黄土坡滋润着我成长,让我点缀柳岸

4楼文友: 22:58:29 如若人人在灾害面前,都出一份力,那么灾害也会在众志成城中败下阵去的。不过,不论何时都会有自私自利的人,只会扫自家门前雪。这样的人会被大家所鄙夷

回复4楼文友: 16:29:19 柳岸如家的温馨让我留恋。

5楼文友: 2 :08:18 欣赏薛老师的作品!这篇小说描写了朴实的庄稼人在洪水眼前还是发扬人性主义精神,为作者点赞!为小说里的主人公们点赞!

回复5楼文友: 16: 0:47 人活着,一枚爱心,一份理解,一方宁静, 是我的渴望

6楼文友: 2 :22:51 欢迎新作者加盟柳岸,希望在这个文学园地中,快乐创作,丰富我们的生活。

回复6楼文友: 05:5 :00 柳岸舒心伴我成长!

7楼文友: 2 :24:27 小说写的很见功底,应当注意就是标点的正确应用,比如文章中的对话部分,有的语句用了引号,有的语句没用。

回复7楼文友: 05:5 : 8 文友打磨,我更绚丽。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怎么样
一岁宝宝怎么不爱吃饭
泰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治得好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